當前位置:首頁 > 佛學研究 > 嶺南高僧 > 正文
聯系我們
電話:020-81089169
傳真:020-81089169
地址:廣州市越秀區光孝路109號
郵編:510180
官方微信:掃描下方二維碼
二維碼圖片140*140

虛云禪師

發布時間: 2018-01-04 16:05:59   作者:本站編輯   來源: 本站原創   瀏覽次數:

    

    虛云禪師,俗姓蕭,祖籍湖南湘鄉縣。在現代佛教史上,堅持苦行長達百余年,歷坐十五個道場,重興六大祖庭,以一身兼承禪門五宗,法嗣信徒達數百萬眾的高僧,唯有禪宗泰斗之譽的虛云。
  清道光二十年(公元一八四零年)七月三十日,虛云降生於福建泉州府幕僚官邸。他自幼即厭葷食,性喜恬淡。十二歲那年,跟隨父親奉生母祖母靈柩回老家安葬。葬禮之中,初見三寶法物,就有喜歡之心,從此漸棄舉子葉而嗜佛典。隨之,萌發棄世出俗之愿。十六歲,曾只身欲往南岳出家,行至半道被截回。后來又被父親強徙至福州,并為之娶回田、譚二氏,強禁錮同居於一室。虛云卻居內而無染。久之,出塵之志益堅。到清咸豐八年(公元一八五八年),賦《皮袋歌》留別田、譚二氏,偕從弟潛至鼓山涌泉寺,投常淵開坐下出家,取法名古嚴,又名演澈,法號德清,即虔心奉佛,誦讀經書,習學儀規。次年,依妙蓮受具足戒。其後,為避父親追尋,隱居於山後巖洞,長達三年。同治元年(公元一八六二),聞父已告老還鄉,始奉師命回鼓山充職事,歷任水頭、園頭、行堂等,時逾四年。而后,又入巖洞再習苦行,一衲一褲,長坐不臥,木食澗飲。三年之后,外出朝山。到天臺華頂龍泉庵,即尊融鏡之教研習經教。初學天臺教觀,再學禪宗儀制於國清寺,繼則參學至岳林、天童、普陀等剎。為報父母恩,三步一拜朝禮五臺,歷時千日,行程數省。一路上,饑寒雪掩,痢疾腹瀉口流鮮血,三次大病,幾奄奄待死,備嘗艱辛,恒心如一,道業日隆。而后,出晉,穿陜,入川、抵藏,復進滇、越境至不丹與緬甸?;貒?,承妙蓮衣缽為臨濟第四十三世。又接耀成法脈,列曹洞第四十七世。清光緒二十一年(公元一八九五年)冬,在高旻寺禪七中精進勇猛,以悟為期。至八七時,開水濺手,茶杯落地,一聲破碎,疑根頓斷,悟透禪開,即述偈明志:[杯子撲落地,響聲明瀝瀝。虛空粉碎也,狂心當下息。][湯著手,打碎杯,家破人亡該難開。春到茶得處處秀,山瀝大地是如來。]清光緒二十三年(公元一八九七年)為報母恩,在寧波阿育王寺燃指供佛。清光者二十六年(公元一九零零年)師北上再朝五臺,行抵北京,遇戰事隨邑蹕路西行至西安后,折回上終南山,結茅蓬於獅子巖,獨修禪行。一日,靜中入定,時逾半月,鍋中煮芋,早已霉高寸許,堅冰如石。近遠僧俗,多來探視,為避俗擾,自號[虛云],改字[幻游]。二年后,再進川,上峨眉,入云南,登鷄足山,轉達昆明,閉關於福興寺,潛心讀經,刻苦修行。三年出關后,即在歸化、節竹諸寺講經。稍后,發心重興鷄足山,受請主持缽孟盂,即革除陋習,并將其改為十方從林。為募資鼎崖寺宇,只身前往南洋。一路上風餐露宿,歷盡艱辛。清光緒三十一年(公元一九零五年)應寄禪電召回國晉京,申訴保護廟產。得肅親王助,諭批獲準,并得賜《龍藏》一部,[護國祝圣禪寺]額一塊,紫衣、缽孟、玉印、錫杖、如意、全副鑾駕,以及[佛慈弘法大師]封號。次年出京,又奉囑護送妙蓮骨灰往南洋。歸途經眾皈依,多達萬余。歸國之后,仍住鷄足山。清宣統三年(公元一九一一年),為護寺產,息軍人逐僧毀寺之舉,冒頑強只身進見省軍統李根源,以言相辯,用理折之,使其皈依佛門,鼎力助法。

  一九一二年,應僧眾電請,抵滬聯絡僧界,并為代表赴寧謁孫中山先生。次年,參加籌組中華佛教總會并出席成立大會。返回滇省,主持省分會會務。一九一八年主持昆明云棲寺修復,同時參與或主持興福寺、節竹寺、勝因寺、松隱寺、太華寺、普賢寺等的修復。為此艱辛操勞,長達十余年之。到一九三四年,應閩省主席揚幼京等之請出任福州鼓山涌泉寺方丈。從此,又積十八年心血,全心護持祖庭。興規矩,肅寺風,頒規約,創辦佛學院,培育僧才。同時,應結外緣,多方募化,修葺寺宇,重建樓閣,添買田畝,興辦林場,弘揚農禪。數年之后,寺貌一新,名聞遐爾。期間,親自主持整理佛籍,重秘本修纂山志。

  同年,數夢六祖相召回去曹溪,又得粵省政府主席李漢魂多番電邀,師乃移錫曹溪南華寺。初至,目睹寺宇破敗,僧人星散,很為痛心,當即發愿重興之。進而聯絡檀越,搭茅蓬安僧眾。繼則培修祖殿,再建殿堂,新塑佛像,歷時數載,寺宇復原,氣象更新。同時,重訂寺規約,創辦律師學院。每年傳戒,如法如儀,四海聞之,積眾而至。時值抗日戰爭,國難當頭,師率先倡議減錫晚食,以濟難民。又主持修復韻關大監寺,安置難民。

  一九四四年,師來到廣東云門山大覺寺,眼見滿目殘墻斷壁,荊棘從生,就連云門祖師——文偃大師的肉身也兀坐於危殿之中,不禁凄然淚下,即立愿以重興為己志。於是,率僧清污除穢,挖基砌墻,在不到七年的時間內,新建一百八十余楹殿堂,新塑百余尊佛像裝金飾彩,格外莊嚴。同時,興辦[大覺林場],實踐[農禪并重]。而且,延衍云門法脈,遙承并嗣法弟子十余人。一九四九年夏,應邀赴香港講經。其時不少人勸其留港,師斷然拒絕,法會圓滿即返回云門。

  一九五二年四月,應京漢弟子邀請,師經武漢晉京。同年九月二十六日,主壇於北京廣濟寺,啟建為擁護亞太和平會議的召開而舉行的祝愿世界和平法會,隆重工業和儀,隨喜者甚眾。十月一日,代表中國佛教界,接受錫蘭(今斯里蘭卡)出席亞太和平會議代表團達馬拉塔納法師所獻佛舍利、貝葉經和菩提樹等法物。十月十五日,作為首席發起人出席中國佛教協會發起人會議。同年冬,應邀南下抵滬,在玉佛寺主壇祝愿世界和平法會,啟建水陸道場。場面壯觀,隨喜皈依者達四萬余眾。

  一九五三年五月,師在北京出席中國佛教協會成立大會,并被禮請為名譽會長。期間,撰文發表感想,盛贊中國佛教協會的成立。會議結束后,師專程赴山西云崗石窟禮拜后取道武漢,於六月來到江西廬山,養病於大林寺。此時,師有意在江西往下,卻感到大林寺人來人往難於清靜,於十月二率侍者冒雨登上云居山,住進茅蓬。當夜與僧眾商議,禮請職事。數日之后,即率從開墾荒地。不久,四方衲子近百人聞訊而至。次年,為弘揚百丈家風,主持成立[真如禪寺僧伽農場],將僧眾分為農林與建筑兩隊。農林隊開春即事開墾,癖出水田數十畝,旱地十余畝,當即下種,秋天收引稻谷數百擔,旱地所種紅薯也獲豐收。建筑隊挖土燒磚,具爐鑄鐵瓦,年內二層樓鐵瓦磚木結構的藏經樓千竣。在此懸掛溈仰宗鐘板,每日昌晚上殿,坐香習禪。此后,仍率僧眾如法修持,農禪并重,種地栽禾,修建寺宇,年復一年,日繼一日,到一九五七年,主持真如禪寺重建修復工程大體完成。寺宇規劃悉仿當年南華寺格局,前有重建的趙州關,而后山門、天王殿、韋馱殿、大雄寶殿、法堂、藏紅樓等一字直排,左右兩側相對而建的虛懷樓、云海樓、客堂、功德堂、祖師殿、伽藍殿等。東、西禪堂、齋堂、方丈室、庫房等也一應具全。各殿堂佛像塑建如法循制,尊尊裝金飾彩,端莊嚴肅。同時,師主持整頓寺規,嚴肅道風,每年夏講經,冬禪七,創辦[佛學研究苑],培育僧才。一九五五年,應眾戒子之請,開自誓受戒方便法門,為數百戒子授受三壇大戒。與此同時,以百余歲高齡,親率僧眾實踐[農禪并重],經營數千畝山林,水旱田地百余畝。到一九五七年,寺內實現糧食自給有余,每年產竹木和茶葉也獲可觀收入。

  一九五九年初,自感身體日漸衰弱,應繼安排有關事務,主持岑學呂寬賢重新編輯的《云居山志》刊印流通,親自為之撰序。師分別對真如禪寺諸職事作了交待。最后,諄諄告誡自己的待者,今后[如有把茅蓋頭或應住四方,須堅持保守此一領大衣,但如何能夠永久保持呢,只有一字曰[戒]]。并留下將自己身后的骨灰撒入水中,與水族結緣的遺囑后,於農歷九月十三日在云居茅蓬內圓寂,世壽一百二十歲,僧臘一百零。荼毗之后,得五色舍利子數百粒。

  虛云一生,志大氣剛,悲深行苦,解行并進,嚴凈毗尼,行頭陀行,弘法演教,建樹卓著。除述及的傳承曹洞、臨濟法脈外,還應湖南寶生等之請,續溈山法第,進承興陽禪師之法,為溈仰宗第八世祖。應福建八寶山青持之請,衍法眼源流,繼良廣之后為法眼第八世祖。中興云門時,遙承已庵深凈禪師之法,為云門宗第十二世祖。這樣,師以一身而參五宗法脈慧日重光,禪風再振?,F代旅居美國的宣化,即是虛云授予的溈仰宗第九代傳人,他秉承門師虛云教誨,弘揚佛法於天下,創建美國萬佛圣城,業績輝煌。虛云在整理、保護經典文獻方面,也多有建成樹。曾完成《楞嚴經玄要》、《法華經略疏》、《遺教經注譯》等十余種著述。一生之中,講經說法次數無法計數。僅由岑學呂寬賢與凈慧先后編輯的《虛云和尚法匯》、《虛云和尚法匯續編》就多達百余萬字。正如中國佛教協會前會長趙樸初所贊頌的,[遍立道場而無所住,廣演法要而無所述。人我壽者無所得,故慧燈再燃亦無所續]。師圓寂之后,四眾弟子萬分悲痛,先后在江西云居山、香港芙蓉山、云南昆明市等處為其建立舍利塔。一九九一年,又在云居山建立[虛云和尚紀念堂],以供人們緬懷這位現代禪宗泰斗。 


Copyright ? 2013 廣東省佛教信息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電話:020-81089169 傳真:020-81071159 地址:廣州市越秀區光孝路109號 郵編:510180
亚洲av无码专区国产乱码不卡㊣涂了春药被一群人伦㊣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无码㊣欧美最猛黑人xxxx黑人猛交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