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佛學研究 > 嶺南高僧 > 正文
聯系我們
電話:020-81089169
傳真:020-81089169
地址:廣州市越秀區光孝路109號
郵編:510180
官方微信:掃描下方二維碼
二維碼圖片140*140

天然和尚(1608-1685年)

發布時間: 2017-12-07 16:25:34   作者:本站編輯   來源: 本站原創   瀏覽次數:

天然和尚:明末清初廣東佛門中的領袖人物。在那樣一個社會劇烈變動的時代,天然和尚開法訶林,大振宗風;創立海云、海幢、丹霞別傳諸名剎,禪教并重,使法席一派繁榮;整肅綱紀,森嚴規矩,使叢林為道德所屬;古道婆心,隨緣接引,文人學士、縉紳遺老云集禮歸,得于亂世有所遮蔽。無論是在個人修為上還是在弘揚佛教的貢獻上,天然和尚都可稱得上是佛門一時之龍象,法門一方之砥柱。


天然(16081685),法名函呈,字麗中。本姓曾,世為番禺望族,初名起莘,字宅師。生時胎胞紫衣,墮地始出。17歲補諸生。青年時曾作詩《莫厭貧》,云“讀書慕先賢,抱志志四方”。常與梁朝鐘、羅賓王、張二果等在廣州城東芳草街羅賓王家相聚,評古論今,縱談世事,以匡時救世為己任。明崇禎六年(1633年)中舉。崇禎七年(1634年)曾起莘會試不第,由南京南下,一路作有《憶過姑蘇》、《憶與陳全人下第南歸舟次金陵宿報恩塔院》、《憶過西湖與余中丞集生泛舟》諸詩(《瞎堂詩集》卷十三)。途次吉州,臥病金牛寺,醫不下藥,起莘乃坐禱十方佛,發愿不死,即一心學道。是夜感異夢,汗透重襟而病頓愈。還家鄉,斷欲長齋,參究彌切,衣不解帶者兩月,大悟玄旨。時與張二果談性宗,相得甚歡。崇禎九年(1636年),與張二果同行至廬山黃巖寺拜謁俗家廣東南海的道獨和尚,遂對禪機更感興趣,萌發出家之念。時值明末局勢動蕩時期,因深感身逢亂世,有志難酬,故出家之意彌堅。崇禎十一年(1638年)應好友張二果邀請同修《東莞縣志》。崇禎十二年(1639年)以赴京會考為名,辭親北上,至廬山歸宗寺,拜道獨為師,從此削發為僧,為曹洞宗三十三傳法嗣,號天然和尚。期間,與熊開元、黃端伯、金聲等相從甚善。

崇禎十四年(1641年),天然隨道獨至廣東羅浮山華首臺,為該寺首座。次年回鄉省親,受陳子壯等延請住持訶林(今廣州光孝寺),淄素禮足凡數千人。天然廣集資金,重修殿宇古跡,并以儒家忠孝廉節教誨門徒,以佛教慈悲喜舍之精神感化人心,于是宗風大振,道聲遠播。他在方丈室壁上題偈以明心跡,云:“可以終隱,哀我后人。浮心堅忍,盡未來身”;又云:“無愧古人,無欺后嗣。慎乃典型,求垂來祀?!碧烊浑m身處方外,卻關切時局變幻,且與仁人志士時有過從。崇禎十七年(1644年)后避地雷峰,旋遷棲賢。清順治二年(1645年),清兵破南京城,黃端伯戰敗殉難,天然作詩悼念,稱其為“品格文章第一人”。不久,清兵陷徽州,金聲死節,天然為詩痛悼:“頭目髓腦君甘舍,山河日月淚難干?!表樦稳辏?/span>1646年),清兵破廣州,梁朝鐘及霍子衡父子相繼犧牲。天然悲痛題詩曰:“興明千古節,就義且從容”;“父子情偏重,君臣義獨深”。次年陳邦彥、陳子壯、張家玉等起義兵敗殉國,天然聞知作詩哀悼,還收葬被清兵殺戮

的明室諸王孫。

邑人張安國與比丘自逢于篁村創芥庵,請之主法席。其徒今釋,明桂王時御史金堡也,時亦隱篁村于其旁筑室,名“臷庵”。南豐湯來賀亦嘗訪之芥庵,與論儒佛異同之旨。順治十七年(1660年)天然聞剩人訃,趨東莞芥庵參謁道獨。受師命為剩人撰塔銘,旋歸雷峰。順治十八年(1661年)七月七日,天然應道獨詔赴芥庵,農歷七月二十二日,侍師尊圓寂,八月奉道獨立塔于羅浮華首臺之南,繼主華首臺法席,成為曹洞宗第三十四代傳人,常居東莞芥庵。函罡所立規矩整肅森嚴,一切外緣視若塵垢,歷芥庵及華首、海幢、丹霞諸剎。邑人王應華、王應芊皆禮空隱為法喜交,應華易名曰函諸、應芊易名曰函聞。李覺斯、尹體震輩亦時相倡和。平南王尚可喜慕其宗風,以禮延之,函罡一見即還山,人服其高峻。福州長慶寺、廬山歸宗寺并請開堂以匡廬夙緣,暫住歸宗,旋即退院。天然門下弟子眾多,許多不愿向清朝稱臣的粵東志士,相率投奔其座下,削發為憎。據《勝朝粵東遺民錄》載,計有尚書劉遠生、名士屈大均等3000多人。其父母、妻子、姊妹受其影響,比為僧尼。

康熙二十四年(1685年)農歷八月二十七日,天然圓寂于海云寺。著有《愣伽心印》4卷、《楞嚴經直指》10卷、《天然語錄》12卷、《瞎堂詩集》20


Copyright ? 2013 廣東省佛教信息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電話:020-81089169 傳真:020-81071159 地址:廣州市越秀區光孝路109號 郵編:510180
亚洲av无码专区国产乱码不卡㊣涂了春药被一群人伦㊣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无码㊣欧美最猛黑人xxxx黑人猛交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