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佛學研究 > 嶺南高僧 > 正文
聯系我們
電話:020-81089169
傳真:020-81089169
地址:廣州市越秀區光孝路109號
郵編:510180
官方微信:掃描下方二維碼
二維碼圖片140*140

函可(1612~1660年)

發布時間: 2017-12-07 16:19:26   作者:本站編輯   來源: 本站原創   瀏覽次數:

函可,廣東博羅浮碇岡人,是明代最后一位禮部尚書韓日纘的長子。作為名門之后的函可,早年寓居南京、北京兩都,多才、好義、豪爽,與天下名流巨儒切磋論交,“聲名傾動一時,海內名人以不獲交韓長公騋為恥。崇禎九年(1636),與師兄函昰同隱于羅浮山華首臺。崇禎十三年(1640)上廬山祝發受戒,遁入空門,易名函可,任羅浮華首臺都寺。

順治二年(1645年)春天,剩人和尚自廣州來南京,刷印藏經,正趕上清軍南下,大舉攻破了南京的南明弘光王朝。由于回廣東的道路受阻,函可等僧人就只能久居南京。函可在朋友家躲了三年,清軍南下時,他目睹人民飽受戰亂之苦,看到殺身成仁的明代遺臣,寫下了傳記體的《再變記》。順治四年(1647年)九月,函可通過與其父有師生關系已是清朝大員的洪承疇的幫助,取得了回廣東的印牌。然而,當函可與他的四個徒弟出城的時候,他的《再變記》和所托帶福王弘光帝的書稿被清兵截獲。之后,他被押解到了北京受審。清廷對他從輕發落,敕往“慈恩寺”,以示大開“慈恩”。函可被流放到了冰天雪地的盛京對佛思過,可以說,他是身陷清朝文字獄的第一人。

函可離開了消失的國度與親族,來到了東北這片荒涼之地。在他的身后,有150萬流人被陸續流放到這里。當時,東北塞外很多還是沒有開化之地,人煙稀少,冰天雪地。據史料記載,一次有170名犯人流放到東北,到東北只剩下50來人,光死在路上的就超過了三分之二。當時押解人犯是非常殘忍的,動輒大罵,有些衙役還勒索犯人。

到達東北的函可,思鄉之情與日俱增,然而之后得到的音訊卻使得函可更為傷心,他的族兄率領族屬參加了東莞地區的反清斗爭,清兵再次的屠城使韓家全部殉難?!皫纵d望鄉音,昔來卻畏真。舉家數百口,一弟獨為人?!焙杀从^,寫出了“我有兩行淚,十年不得干”的著名詩句。

 “南國佳人多塞北,中原名士半遼陽?!边@些江南才子們在盛京城外的村子里,用握慣毛筆的手來開荒種地;女眷們則用習慣于描眉的手,在冰天雪地之中洗衣做飯。這種難以排遣的煩悶與生活的貧苦,往往使這些失去希望的流人匆匆過世。

孤寂的流人們常常慕名互訪,吟詩論文,聊以消遣。順治七年(1650年)九月的一天,這些流人們在左懋泰的家里慶賀函可的生日,在冰天雪地里,共同的命運使這些江南人士忘記了身份的差異,以至于函可提出模仿江南才子結社的風氣,自創詩社時,得到了積極響應,當時在場的僧3人,道2人,士16人,后來者8人等,共和詩32首。函可稱詩社的名稱為“冰天詩社”,在冰天雪地中這些已經超越了那現實的國家與曾經的身份,“節旌既落心愈壯,詩卷猶存道未窮”。這些喪失了家國、喪失了故鄉親朋、喪失了自我身份的人們,有了詩境的土壤。他們追隨著逝去的王朝,撫摸著想象中的溫土,也為這片零落著逃荒者與罪犯的黑土地,提供了最早的詩情。

函可極高的詩文和品行使他獲得了百姓極大的崇敬。每當他講法時,聽者總是如云,無論是兇暴之徒,還是愚鈍之輩都愿意聆聽他的教誨,至于來請他排憂解難的更是絡繹不絕。除了在慈恩寺外,他還相繼在普濟寺、金塔寺等七座古剎作過道場。后來,他被奉為遼沈地區佛教開山之祖,這在慈恩寺和千山都曾留有碑記。

函可在遼沈地區度過了12個春秋,他思念故國,思念家園,盼望回歸故里,但愿望終成泡影,他含悲飲恨,于順治十六年(一說順治十七年)冬,逝寂于金塔寺,終年四十九歲。有臨終偈云:“發來一個剩人,死去一具臭骨。不費常住柴薪,又少行人掘窟,移向渾河波里赤骨律,只待水流石出?!辟收Z顯示了詩人內心的悟境。他的弟子及生前好友,把他的遺體遷入千山龍泉寺,順治十八年(1661)遷至大安寺,又在纓珞峰西麓的雙峰寺建塔??滴踉晁?,入塔,塔前石碑上刻有《塔銘》、《碑銘》。函可生前著述頗豐,《千山語錄》、《千山詩集》。乾隆四十年(1775年),即函可死后1661年,在查繳禁書大興文字獄的劫難中被列入禁書目錄,查抄焚毀;凡函可住過的寺廟及雙峰寺所遺碑塔,盡行拆毀。如今,《千山詩集》重印,有遼海出版社本。


Copyright ? 2013 廣東省佛教信息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電話:020-81089169 傳真:020-81071159 地址:廣州市越秀區光孝路109號 郵編:510180
少妇愉情理伦片丰满丰满_深一点~我下面好爽视频_十八禁男男腐啪gv肉真人视频_十八禁羞羞视频爽爽爽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